如何解决留守儿童心理健康问题

时间:2018-02-04 成长心理 我要投稿

  从毕节事件如何解决留守儿童心理健康问题

  6月9日晚11点半,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四名儿童是四兄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四个孩子生前穷的只吃玉米面。贵州毕节留守儿童现状,近年来媒体多有报道,2012年曾发生过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的事件,当时即引发社会关注。

  ( 6月11日新京报)

  众所周知,留守儿童,在很多偏避和贫困的地区,被地方政府作为一件社会工作,而媒体告诉您,几乎所有的政府没有那么多的人力资源和财力去安抚和照顾到几乎所有的留守儿童。留守儿童的生存状况,近年来,越来越为人们所关注。由于缺乏父母的关爱,他们不仅常常受到意外伤害,自身的心理状况也堪忧,而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处境更为“悲惨”的群体,那就是独居的留守儿童,他们是一种“事实孤儿”,孤独倾向让老师和周围的人无法提供帮助,自责倾向、过敏倾向则会让儿童变得更加脆弱。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有可能会把家庭关系的不和谐、亲子之间不能相见乃至经济贫困都归结到自己身上,从而受到伤害。

  我们曾经看到过一个情景,在春节大年过后,江苏的一个地方市长,在汽车站为离家打工的农民送行。那位市长高亢地鼓励着,让那些打工的人们安心在外打工,多为家乡发展做贡献。无论当年中国南方人士漂洋过海,去南洋打工;再以前很多中国劳工到海外淘金;还是改革开放后,农村人口到开发区,到经济发达地区去打工。背井离乡,为的是赚钱养家。今天您到当地银行看看,多少钱汇入的来源是那些打工者的。

  就拿那惨剧发生的贵州毕节市四童服毒的家庭,他们的父亲,也是将银行卡给了儿子,而且卡上是有基本生活费的。当地政府也有说补助给这些家庭。现在我们的社会普世价值以为,我们的父母普遍以为,我们辛苦赚钱,并给予了儿童,我们已经不容易了,我们已经尽职了。是那样吗?我们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一个人的成长,除了需要保证肌体活着的营养,每个人都需要有精神的安抚和亲情的环境。

  在国外,很多法治的国家,对14岁以下的孩子,必须有人照顾。如果父母让自己的孩子独立在家,欠于照顾,那是属于犯法的。从社会学角度看,这是确保人类负责任的法律。我们社会的悲哀,就在我们只看重了金钱,我们只知道用钱解决问题,我们失误,失误就在我们将整个社会的基本结构,家庭氛围打破了。夫妻分居两地,父母与儿女分开生活,夫妻生活与离异的没有什么区别,儿女获得的父母的爱,不如单亲家庭。将儿女寄宿在自己父母和亲戚家中,寄宿在学校,这在中国社会已经司空见惯了。夫妻之间,一年一度,甚至于几年一度的见面,那情感就在通信和金钱的来往中体现了。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是一个相当恶劣的社会环境。我们今天看到的留守妇女性出轨现象已经到了无法用良知和道德去评价;我们默认的城市洗头房被用来解决外来工的性饥饿状况;我们的留守儿童的很多心理障碍的情况,这某种程度说,在一定的社会阶层已经成为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

  独居留守儿童与普通留守儿童相比,在父母外出打工后,几乎没有了家庭关系的关爱;由于缺乏监护人的监管,对于自己的学业更不用心,成绩常常也更差,更难以从老师那里得到支持和鼓励也更不容易交到朋友;而狠心把孩子单独留在家里的家庭,其经济状况一般也较差,这无疑也会增加独居留守儿童的心理压力,让其更为自责和敏感。这些都会显著增加独居留守儿童的自杀意念发生率。

  留守儿童发生心理问题的概率本来就高于普通儿童。由于无法获得正常的家庭教育和情感关怀,留守儿童在学习、生活、品德和行为养成等方面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其中尤以心理健康问题最为突出。留守初中生出现更多的孤独倾向、自责倾向、过敏倾向。独居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亟需关注,心理方面的问题亟待解决。这些问题也为众多研究者所关注。从毕节事件看留守儿童心理健康。学者邵福泉、苏虹曾以安徽某农村地区的2230名农村中学的留守儿童为对象的调查发现,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发生率为20.0%,在有自杀意念的人中有5%发生自杀行为,有自杀行为的人中有10%发生自杀死亡。按此计算,全国6000万留守儿童中有60万可能发生自杀行为。

  也许有人认为这个数字有些危言耸听,现实中不可能发生如此众多的自杀行为。对此,早有学者指出,由于自杀是不光彩的事情,很多家庭和单位因害怕承担责任,都会隐瞒自杀的证据,同时,医生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可能把死亡确定为自杀。这种倾向在儿童自杀上表现得更加突出,在世界范围内也非常普遍。美国学者Turkington就曾估计,美国正式报告的儿童自杀行为不会超过实际自杀行为的1%。

  独居留守儿童的自杀意念可能更高。从毕节时间看留守儿童心理健康。很多关于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和心理健康的研究都表明,儿童的伙伴关系和家庭的亲密关系对于留守儿童的自杀意念有很大的影响。比如我国西南某省的一份针对14岁以下留守儿童自杀意念的研究表明,有2个或以上朋友的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发生情况是朋友数少于或等于1个的56%,接受关爱活动的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发生情况是未接受关爱活动的一半左右。

  此外,自杀意念的发生与其学习成绩密切相关,学习成绩越差,自杀意念的发生率越高。同时师生关系对留守儿童的自杀率也有很大的影响,留守儿童得到教师更多的关爱,自杀意念的发生率就更低。家庭经济状况与留守儿童自杀意念也有关,如果留守儿童对外出打工的父母的身体状况和家庭经济状况存在过多的忧虑,心理负担就会加重,产生负性情绪,甚至产生自杀念头。

  安居乐业,很多人认为就是买房和赚钱。安居的真实含义应该是家庭生活和谐,也就是家庭成员共同生活在一起;乐业不是钱越多越好,而是赚钱够基本生活就好。一个家庭,如果三餐基本有营养,生活互相有照顾,那是一种什么情景?那就是一种家庭的幸福生活。我们各地政府应该想办法留住当地劳动力,保全你们管理的辖区家庭和睦,确保家庭环境,而不应该鼓励劳动力离家出走,虽然劳动力的外出打工,一方面解决了当地的就业问题,另外也使得当地家庭从异地获得了劳动力收入带来的消费。可这样破坏了家庭的基本生活环境,而且也带来了很多生物规律的破坏,积累了很多社会矛盾和问题。

  解决家庭团聚,是不是应该作为各地政府的工作重点。我们可以有人口流动,但是应该鼓励家庭成员团聚下的合理流动,尤其对于未成年的儿童,少年,父母应该带着他们一起流动,而不应该造成长期分居的现象。当我们看到夫妻和睦,父母与儿女共欢戏耍的场面在中国社会普遍形成的时候,中国社会才有资格说我们的国家是和谐社会。

如何解决留守儿童心理健康问题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