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简析梦境与现实生活的联系

时间:2017-09-26 心理学与生活 我要投稿

  梦境与现实生活的关系在如今依然是扑朔迷离,有人认为梦使我们从日常生活中解脱出来,也有人认为梦是清醒生活的延续,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至今也无人能说地确切。在此,以目前最具权威性的心理学著作、精神分析第一名著——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中的观点为蓝本,简析梦境与现实生活的联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任何构成梦境的材料都来自于现实生活体验。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但是,这并不是说梦中的经历在通过与现实生活的简单比较后就能非常容易被认识。相反,这种联系需要我们仔细寻找,并且大量的梦例可能长时间得不到认识,这也是梦境之所以扑朔迷离的原因之一,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对梦的疑惑越来越深,于是我们就很容易进入一个误区,认为梦有一种独立产生的的能力,也就是与现实生活的分离。事实上,等待经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一些新的经历会使我们回忆起另一些事情,此时也就揭示了梦的来源。所以说,梦境的材料都来源于现实生活。并且,在梦中我们可以清楚地记得在清醒状态时不记得的事情。

  关于这个观点,德尔贝夫曾用自己的经历为例证。在梦中,他梦到了自家院子被白雪覆盖,两条蜥蜴在雪中处于半僵状态。作为一个动物爱好者,他捡起蜥蜴,给它们温暖,将它们放回穴居的石墙小洞中,并给它们喂一些小蕨类植物叶子,这些叶子是蜥蜴非常喜欢吃的食物,从梦中,他得知,这种植物的学名叫做Asplenium rutamuralis(卵也铁角蕨)。梦继续做着,其他事情岔开一段后,令他吃惊的是那两天蜥蜴专心地吃,四周的蜥蜴却越来越多,都爬向同一个方向——墙上的洞穴,直到那条路上挤满了蜥蜴。

  值得一说的是,德尔贝夫现实生活中对植物的拉丁文知之甚少,对Asplenium(铁角蕨属)更是一无所知,而另他诧异的是他证实了确实存在这种植物,它的确切名字是Asplenium rutamuraria与梦中稍有出入。但是16年后,他去拜访朋友时,看到一小本干花标本集,他脑中忽然想起来了那个梦,打开植物标本集,确实发现了梦中的Asplenium,在标本集的下面,是他亲手写的拉丁文名字。而在1877的某一天,他偶然拿起一本旧期刊,在其中,他发现了一幅一长列蜥蜴的图片。两个画面的组合正好形成了梦中的情景。诸如此类的梦后来越来越多,迈二斯在《心灵研究会记录汇编》中发表了他所收集的一系列此类的梦,有兴趣的可以去翻翻,颇有意思,在此篇幅有限,就不做过多的例证。

  从德尔贝夫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梦境中的片断来源于现实生活,而且那些被我们忽略掉的现实,这说明梦有使我们增强现实记忆的功能,并且梦中的记忆会比较明显的偏向那些无关紧要和从不为人注意的元素,这也是误导我们普遍忽视梦对现实生活的依赖性的原因之一。那么梦的刺激与来源究竟在哪里呢?主要是以下4个方面:

  1、客观的感觉刺激:这类刺激有许多,包括睡眠状态本身所必需的或者时常必需容忍的种种刺激,比如强光、噪声、气温以及我们身体的部分暴露在外所引起的寒冷以及蚊虫叮咬等。莫里曾经关于梦做了一些成功的实验。在嘴巴和鼻尖上粘根羽毛,他梦见了脸上贴一层由沥青制成的面具,然后撕去,最终撕下了他的面部皮肉;一滴水落在他前额,他想象他此时正在意大利,大汗淋漓,喝着奥维托酒等等。

  2、主观的感觉刺激:这类刺激是由自身入睡前的状态决定,如果睡前的精神处于被动状态,紧张的注意力得到放松,便很容易的产生睡前幻觉,这种情况下,梦醒后仍然能够想起梦中的片断。

  3、内部躯体刺激:当我们的身体器官处于病状或兴奋状态时很容易产生此类梦境。这也是某些梦境能够预示疾病的理论来源之一。曾经一本书中就引过这样一个例子,一个43岁的妇女,身体看上去还健康时,被焦虑梦困扰了多年,然后在进行医疗检查时发现她患有早期心脏病,最终也死于该病。

  4、纯粹精神兴奋:这类刺激通常可以用来解析一些梦境醒来后我们无法察觉我们已经做过的梦。夜间当白天兴奋的神经逐渐安静下来时,这些白天里作用微弱的神经便占了上风,并且开始活动,使得白天里一些极易忽略的经历、毫不起眼的经历在夜间梦境的判断中出现,加强了对那些经历的记忆。

  综述上文,我们不难而得之,所谓梦境的虚无缥缈,其实也是有生活来源的,只是有时候很难找到那个源头,与生活对应起来罢了。梦境来源于现实生活,但往往与现实生活不一致,它是我们生活的诸多片断的集结,往往是两件或者多件事情的缩影。这个观点也是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中的一个主要观点.

心理学简析梦境与现实生活的联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