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普及心理学知识的必要性

时间:2018-02-27 编辑:燕霞 手机版

  普及心理学对于这个世界上部分人来说是持怀疑态度。心理学能让人了解自己和他人,给自己的后代塑造健康的人格,这我们都十分清楚,但如果运用到现实中却十分困难。世界上人格有问题的人是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的,即使没有显露的那么明显。

  人格障碍的大分类有:攻击型人格障碍、偏执型人格障碍、分裂型人格障碍、强迫型人格障碍等。但实际并不是分类这么简单,因为一种人格的形成是和自己与生俱来的个体性质密不可分的。你可以说我是高傲的野心家,但我不得不说,这也许能改变与人们对愤怒或冷漠的观点。

  首先,个体的性质是由小圈个体DNA为基础,经过大圈个体,也就是成长轨迹中所遇到的事情,那些事情也具有它相对应的个体性质,比如“虎毒不食子”,有些宇宙论者认为这分明就和遇到的种种“虎毒食子”的事情不是一个性质的,因为一个东西的产生都有它的道理,那些看似不可理喻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不会往性质的方面去想,那么你会说,我知道事情不会无缘无故产生,但结果就是那样了。

  有些东西只要深入下去,只要不碰到内心的元界,所有付出的,都是在现实中能有所预见的。——就像这句话的内涵,也许这只是一次微弱的闪烁,但它的出现,是在它出现前就已存在了。

  你可能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心理学和生物学或许有从根源上统一的联系,我认为在至少要在初中阶段在课程里加入正规的心理学,而不是现在的心理教育,当下老师和同学都把这门课程当作副科,这是中国教育对于师生压力过重的后果,但我认为即使认真完成所谓的心理健康课程,也不利于未成年人的人格发展,只有了解了自己和别人,才会看清一切,就不会出现极端的马加爵案了,所有人最初的本质都是良好的,只不过是一些东西刺激了他们,当我们对某人的做法愤怒的时候,其实他也对敌视他的人愤怒又冷漠。

  社会里,我们既是受害者又是凶手,不是一枪了结,而是用刀片细细地切割,当动脉被切断的时候,反社会人格的特性就暴露无遗,而他本身也自然地被社会敌视,随之抛弃。我每天思考的是高于我20到30岁的纯粹宇宙论者和哲学家该思考的问题,我经历了中考,还未经历高考,但几年以后心理学必定会与我相遇。但这对于已经发生人格改变的同龄人来说,这有些晚了。

  一个人手无寸铁的时候,看到的是表面,它能决定你对它的直接看法,当有了能揭开它表皮的工具的时候,看到的是索然无味甚至感到徒劳的一层丑陋的东西,这也就是社会大多数人的现状,但有了能将其一分为二的力量时,发现他它的中心是羽化成蝶一样。心理学对于整个社会或团体而言是重中之重,尽早在中学加入心理学是我的愿望,但也许实现不了,谁知道呢。

浅谈普及心理学知识的必要性相关推荐